中華兒女新聞網
吉林棋牌麻将 (^ω^)MG花粉之国app (-^O^-)MG奥林帕斯山的传说试玩 新快3客户端 (★^O^★)MG杂技群英会客户端下载 九龙内幕 (^ω^)MG沙漠宝藏2游戏说明 香港100%最准二肖中特 (^ω^)MG太阳神之忒伊亚怎么玩 (★^O^★)MG秘密爱慕者投注 福彩30选5走势图 新大航海时代手游论坛 湖北快3官网 高频彩票退市实体店怎么办 (-^O^-)MG魔术兔_破解版下载 (★^O^★)MG宝石女王援彩金 6场半全场分析

哈爾濱:風雨冰城現曙光

2020-07-22 16:20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zxh作者:余瑋

  公元1946年4月28日,淪陷了14年零81天的哈爾濱解放了!這座年輕的新生城市迎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東方戰場上的第一縷曙光。

  哈爾濱的解放過程,先后經歷了二戰后蘇聯紅軍撤出、國民黨接收和共產黨進駐這樣三股力量的變局。哈爾濱,是中國共產黨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是解放戰爭的第一個根據地。

  城市的成長猶如大江行舟,途中的每一條峽谷、每一個轉彎都成為成長的印跡。從擁抱第一縷解放曙光,到領跑新一輪東北振興,哈爾濱踔厲風發,邁向未來。

  白山黑水的血淚史

  “哈爾濱”源于女真語“哈爾溫”,意為“天鵝”。自金代以來,人們就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由于抗日斗爭的需要,1932年1月,中共滿洲省委由沈陽遷到哈爾濱。

  從此,哈爾濱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東北人民抗日斗爭的指揮中心。為了攻取哈爾濱,日本關東軍可謂費盡了心思:進攻齊齊哈爾,給前蘇聯施放了一個試探性的“氣球”,見蘇聯反應并不強烈,膽子更大了;在上海制造動亂,讓那里充滿火藥味,外國列強的注意力也都被轉移……加之占領錦州,他們認為攻取哈爾濱的時機已經成熟。

  2月5日,日本關東軍在偽軍的配合下,向哈市發起全面進攻,整個哈爾濱炮火連天,彈如雨下。哈爾濱保衛戰,是繼江橋抗戰之后,又一次大規模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戰斗,再次顯示了中國人民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

  但是,由于國民黨政府推行不抵抗政策,雖然東北的愛國官兵前仆后繼,屢屢抵抗日軍,結果卻是孤軍奮戰,未能形成聯合的全面抗戰,最終都先后失敗了。當日下午,北滿重鎮哈爾濱陷落。

  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150多萬人的蘇聯紅軍出兵東北,在東北抗日聯軍的配合下擊敗日本關東軍主力。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哈爾濱和東北人民結束了14年的亡國奴生活。

  波羅德科·弗拉基米爾·菲時年17歲,退役前被授予海軍上將軍銜。晚年,他回想當年哈爾濱解放的序曲——蘇軍在這座曾有著“東方莫斯科”之稱的美麗城市趕走了日本侵略者,好似說著剛剛發生的故事:“日本軍隊發現我們時,非常震驚,還以為是神兵天降,萬萬沒想到這么復雜的地形,我們的部隊能如此神速地來到眼皮底下。

  我們部隊繼續往前走,日軍用迫擊炮攻擊我們,我們馬上還擊,意外的是,我們還沒打過癮,日本兵就投降了。”

  波羅德科當年是從沈陽方向進入哈爾濱的,只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就俘獲了關東軍駐哈爾濱的指揮官。“我是坐在坦克車頂上進入哈爾濱的,路兩旁的市民拼命鼓掌,臉上都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有的人還往坦克上扔鮮花。”

  早在1945年4月底,毛澤東在中共七大講話中就強調:“東北是很重要的。從我們黨,從中國革命最近和將來的前途來看,如果我們把現在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那么中國革命就有了鞏固的基礎。”

  抗戰勝利前夜,中國共產黨將東北問題看作戰后全局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把極大的注意力投向這里。由于北滿的戰略地位越來越重要,9月2日,中共中央決定組織北滿分局,由陳云任書記。不久,作出“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發展東北我之力量并爭取控制東北”的戰略決策。

  陳云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開始主持中共北滿分局的工作。北滿分局決定,成立中共松江省工作委員會,張秀山任書記,鐘子云任副書記。同時,在北滿分局直接領導下,組建中共哈爾濱市委員會,對外不公開,鐘子云兼任書記。在陳云到達哈爾濱的第二天晚上即11月17日21時,駐哈爾濱的蘇軍就告訴他國民黨軍隊將到哈爾濱,命令我軍22日全部退出哈爾濱市。

  陳云在中共哈爾濱市委書記鐘子云陪同下,同哈爾濱蘇軍當局進行交涉,毫無結果,蘇方態度強硬。蘇軍哈爾濱衛戍司令官卡扎科夫中將對陳云說:“你們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這是我們上級的命令!”原來美蔣在11月中旬,對蘇聯發動外交攻勢,因為蘇聯與國民黨當局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所制約,不得不將中長鐵路沿線的各大城市交給蔣介石。

  蘇軍駐沈陽衛戍司令會見彭真和伍修權時甚至無禮地說:“如果你們不走,我就用坦克來趕你們走。”為維護和平,顧全大局,避免內戰,陳云不得不在部署鐘子云、李兆麟等留在哈爾濱市工作后,于11月22日晚率北滿分局、松江省工委、松江軍區機關離開哈爾濱,轉移到哈爾濱以東約6公里的賓縣。

  11月29日,東北局發出指示:今后工作的重心仍然是“面向長春路,在長春路及沈陽附近,長春、哈爾濱等大城市,以便在蘇軍撤退時與國民黨爭奪這些大城市。”

  遠在重慶的國民黨政府抓緊派遣軍隊搶占東北,從蘇軍手中接管哈爾濱,篡奪抗日戰爭勝利的果實。12月28日,國民黨政府“東北行營”派關吉玉、楊綽庵等“接收大員”率200余人到達哈爾濱,“接收”松江省和哈爾濱市政權。

  第一個大城市回到人民手中

  1946年2月26日,駐東北蘇軍參謀長柯里琴科中將宣布開始由南至北陸續撤軍。當蘇軍要撤出哈爾濱的消息傳出后,引起人們極大不安。

  3月以后,國民黨政府撕毀東北停戰協議,陸續抽調7個軍的兵力進入東北,并指使北滿各地的國民黨特務、土匪襲擾解放區,并利用蘇軍撤退回國之機,打通中長路,進占長春和哈爾濱,控制北滿廣大區。

  在國民黨統治哈爾濱期間,他們大肆搜羅偽軍警憲特的殘渣余孽,組成“先遣軍”“挺進軍”“光復軍”等反動武裝,極力發展國民黨和三青團組織,豢養大批密保,監視進步組織,進行暗殺和破壞活動。

  3月9日,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將軍被國民黨特務暗殺,更激起了哈爾濱各界人士的義憤。面對當時的形勢,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指示中共中央東北局和東北民主聯軍總部,要集中優勢兵力,殲滅大量敵人,全力控制長(春)、哈(爾濱)兩市及中長鐵路沿線,不惜任何犧牲,反對國民黨向該地區進攻,特別是保衛北滿——長春、哈爾濱、齊齊哈爾等地,必須在蘇軍撤退一二日內控制住,力爭由民主聯軍占領長、哈、齊及中長路全線,阻止國民黨軍。中共中央東北局根據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的指示,制定了《關于東北大會戰的部署》,指示各作戰部隊必須迅速完成一切準備工作,于蘇軍撤退時以敏捷迅速的手段,攻占長、哈、齊各市,爭取在一二日之內全部、干凈地消滅頑匪。

  遵照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的指示和東北局的戰略部署,南滿民主聯軍向國民黨軍隊展開了反攻,在本溪、四平保衛戰中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挫傷了敵人的銳氣,阻止了國民黨軍沿中長路北犯。

  北滿民主聯軍也主動出擊,給盤踞各地的國民黨建軍土匪以致命打擊,為收復哈爾濱爭取了時間。中共北滿分局積極進行收復哈爾濱的戰前準備。北滿分局書記陳云親自主持召開了吉黑軍區、松江軍區和359旅領導干部會議,分析了敵我形勢,制定了作戰方案,解放哈爾濱的時機業已成熟,條件也已具備。

  解放哈爾濱要做打后占領、小打或不打占領兩手準備,軍隊本身要做好打的充分準備。力爭不打,立足點放在打上,決不給隱藏在哈爾濱的國民黨建軍土匪以可乘之機。

  3月末,部隊進入戰前各項準備工作。從剿匪部隊中抽調359旅,松江軍區5個步兵團、1個炮團,東北民主聯軍第7師第19團,北安軍區第3旅等,共13萬余人,對哈爾濱形成包圍之勢。用兩周時間,進行了戰前動員和政策紀律教育,向部隊頒發了紀律守令和入城守則,規定了嚴防敵人破壞的重點保護目標:發電廠、自來水廠、面粉加工廠、車站、碼頭和橋梁。制定了入城后采取的5條措施:部隊進城后加強巡邏,防止敵人亂中破壞;宣傳黨的城市政策,揭露敵人自稱“正統”的欺騙宣傳;收繳武器,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安全;工廠照常開工,商店照常營業;搞好倉庫、醫院、營房和公共場所的安全警衛。

  4月初,以359旅司令部、政治部為基礎,建立了臨時指揮部,李天佑任指揮,劉轉連任副指揮,359旅及松江部隊共12000多人陸續進入市郊和10個區中的7個區。根據哈市的敵情和社會情況,為防止敵人在我軍進駐中搞破壞,指揮部明確提出保護目標和措施。

  3月12日,蘇軍撤出沈陽,4月3日至22日,蘇軍又先后撤出佳木斯、長春、齊齊哈爾。在國民黨接收大員控制的一些城市,蘇軍撤出后,立即出現社會秩序混亂,土匪搶劫,壞人橫行。

  4月23日,蘇聯紅軍駐哈部隊開始撤離。在哈爾濱市民各界的吁請下,中共北滿分局決定進軍哈爾濱。

  1955年,劉轉連被授予中將軍銜。生前,劉轉連就359旅回師北上解放哈爾濱曾回憶:“4月28日拂曉5時,進攻開始了。

  部隊迅速占領了指定目標,在前進途中,只在南崗和道外個別地方遇到小股敵人的抵抗和暗槍射擊,并迅速將其殲滅。我軍比較順利地解放了哈爾濱。”盡管只是寥寥數語,但卻道出了哈爾濱解放的干脆利落。

  周密的軍事準備事實上在28日前就完全做好了。4月25日至4月27日,隨著蘇軍的撤退,359旅劉轉連所部向哈爾濱城外的三棵樹地區推進,哈東軍分區司令員溫玉成所部向上號(香坊)地區一帶進攻,哈南軍分區司令員王奎先所部向顧鄉屯進發。

  至28日8時,全部占領了70萬居民的哈爾濱市。抓獲了國民黨軍、警、特、匪5000多人,收繳長短槍2680支,機槍39挺,子彈5000多發,馬650匹。

  部隊進入市區后,受到熱烈歡迎,全市人民夾道相迎,高呼“歡迎民主聯軍進駐哈市”等口號,市內秩序良好。

  讓哈爾濱市民感到神奇的是,幾乎一夜過后,蘇軍撤走后的空白就由共產黨的部隊“無縫銜接”上了。原哈爾濱市教育學院院長馮光武,其時也在哈工大上學,“那天早晨起來以后,突然都是民主聯軍站崗了,蘇聯紅軍就沒了。他們都有崗位,在(原來)蘇聯紅軍的崗位上站崗”。

  在東北民主聯軍進駐哈爾濱的同時,中共中央東北局北滿分局、北滿軍區和松江省黨、政、軍各省屬機關也遷回哈爾濱。

  4月29日,松江人民自衛軍司令部、政治部告哈爾濱市同胞書,哈爾濱衛戍司令部第一號、第二號布告連續發出,穩定了哈爾濱的形勢。太平安寧的新社會,哈爾濱人終于是盼來了。

  5月3日,哈爾濱市人民政府成立。當年6月,中共中央東北局機關、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部及其附屬機關也遷駐哈爾濱市。根據中共北滿分局的決定,在哈爾濱建立了黨、政、軍的市級領導機構。

  對市委進行了改組,改組后的市委成員有鐘子云、聶鶴亭、劉達(劉成棟)、何偉、蔣南翔等,鐘子云任書記;成立了哈爾濱市衛戍司令部,聶鶴亭任司令員,鐘子云兼任政委;任命劉達為市長。

  從此,哈爾濱真正回到人民懷抱,成為全國解放最早的大城市,成為東北解放區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是支援東北和全國解放戰爭的重要后方基地。

  “共和國長子”的陣痛與歷史擔當

  哈爾濱解放后,中共開始改造、管理、建設這座城市。在這一過程中,摸索和掌握了一些非常有價值的經驗和教訓。

  在管理城市方面,中共首先把政權掌握在自己手中。哈市剛解放時,社會秩序較亂,市委召開會議,決定“市政府是哈市最高行政機關”,對舊政府機構進行改造。

  1946年5月,哈爾濱市委確定了“改造舊政權機構,洗涮和改造職員,建立基層政權”的建政方針,卓有成效地實施“各按系統、自上而下、原封不動、先接后管”舉措,探索了基層政權建立的新的組織形式,建立了市、區、街三級政權。

  為了充分發揚民主,團結哈市各階層人士參加政權工作,還召開了哈市臨時參政會。臨時參政會,可以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體制下政權建設的一種嘗試,是民主政治的先聲。

  在建立各級政權的同時,黨領導了反奸清算斗爭,搜捕了一批日偽漢奸,使哈市形勢日趨穩定,為各項事業的開展提供了保證。

  在哈市經濟恢復過程中,首先把交通、供電、供水、通訊事業放在首位,使幾乎癱瘓的城市恢復了生機。幾年間,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在工商業、城市建設、社會管理等領域成功推行、落地見響。

  這些改革在恢復城市生產、穩定人民生活的同時還兼具其他意義。哈爾濱成為東北解放的重要戰略大后方,輸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軍工軍需產品,有力支援了全國解放。

  作為全國解放最早的大城市、中國共產黨最早執掌地方政權的地方,哈爾濱這座城市義無反顧地擔當起“共和國長子”的歷史重任,在新中國成立、建設和發展進程中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一五”計劃時期蘇聯援助的156個重點項目中,13項落戶哈爾濱,在全國大城市中居前列。到1957年“一五”計劃結束,哈爾濱與上海、北京、天津、沈陽等城市,排在全國大城市工業總產值的前列,從消費型城市轉變為工業城市。

  當年,大型國企的繁榮,不僅促進了經濟的飛速發展,而且帶動了城市版圖的形成。在經歷了偽滿濱江省、民國松江省的曲折發展后,1954年8月,新中國政府決定撤銷松江省建制,與黑龍江省合并為新的黑龍江省,省會也由西面的齊齊哈爾市遷往哈爾濱市,哈爾濱市也正式成為黑龍江省省會。

  “三十六棚”,一個注定要載入哈爾濱城建史的符號。這個上世紀初沙俄建設中東鐵路時遺留下來的中國民工棚戶區,多年來曾被作為“貧民窟”的代名詞。

  1978年,哈爾濱市政府動工改造“三十六棚”,這是改革開放后哈市確定的第一個危房改造工程。到1988年工程全部竣工,多年居住在低矮、簡陋棚廈中的居民全部搬入高樓。

  此后,1993年10月,地德里小區改造一期工程竣工剪彩,33萬平方米、47棟現代化建筑拔地而起,創造了哈市危房棚戶區改造建設史上的一個奇跡。2008年4月,道外濱江地區棚戶區改造開啟了哈市新一輪大范圍棚戶區改造的新時代,更多人借助政府的力量改變了居住條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憑借對俄貿易“橋頭堡”的獨特優勢,哈爾濱再度成為國人北上淘金的焦點。中俄易貨貿易鼎盛時期,哈爾濱是重要的中轉樞紐,來自全國各地扛著大包小裹的“倒包客”一度成為街頭一景。

  1996年,這片黑土地激蕩改革的風云,松花江地區和哈爾濱市實現合并。松哈合并是一次意義非凡的城鄉大融合,合并后的哈爾濱行政區面積在當時全國城市中居首,使哈爾濱融合了更多的發展資源,拓展了更大的發展空間,形成了全市大工業、大農業的“二元結構”經濟格局。

  處于東北振興滾石上山、爬坡過坎關鍵階段的哈爾濱,集中精力向發展中的短板發力,“啃硬骨頭”,揚長避短、揚長克短、揚長補短。作為進入計劃經濟體制最早、退出最晚的地區之一,哈爾濱歷經發展起伏,在新時代面對東北振興的重大考題再出發。經歷輝煌和轉型陣痛,這座中國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正在全面深化改革、堅持創新驅動之中重新煥發青春。

  時代給予每個城市選擇的機會,前進的道路產生于不斷突破與奮斗中。大江澤城,精神立市。時間改變著城市的容顏和人們的生活,始終沒改變這個城市進取的基因。

  厚積薄發的哈爾濱正在崛起,崛起的不僅僅有強勁的哈爾濱實力,還有奮發圖強的冰城精神,以及政府與市場合力激發區域活力的哈爾濱式探索。

  這座城市,有著追求光明、崇尚正義的紅色基因,有著顧全大局、勇于擔當的城市胸懷,有著敢于爭先、砥礪奮進的城市精神,有著堅強不屈、高潔崢嶸的城市風骨,有著真誠善良、古道熱腸的城市情懷。

  發展是最好的繼承,進步是最好的紀念。翻閱歲月之書,哈爾濱人深情回望,汲取歷史的明示;站在新的起點,哈爾濱人激情前行,走向全面振興,努力創造著無愧于先輩、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的新業績!

  [本文刊于《中華兒女》雜志2020年第8期]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