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吉林棋牌麻将 (^ω^)MG忍者法宝游戏网站 (^ω^)MG白狮王游戏规则 小鱼儿论坛公式规律专区 (^ω^)MG恋曲1980_正规平台 (^ω^)MG财炮连连_豪华版 福利彩票18选7中4个号 中国福利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p3开机号3d开机号千禧 (★^O^★)MG禁忌的皇权登陆 (^ω^)MG沙漠宝藏2送彩金 (★^O^★)MG足球狂欢节游戏规则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ω^)MG旋转大战投注 (^ω^)MG野狼_电子游艺 (★^O^★)MG冰穴免费试玩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图

決勝脫貧攻堅 | 中國商飛掛職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副縣長張哲:翻越脫貧路上“六盤山”

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ZHQ作者:張惠清

  

  張哲(左)與農戶在田間地頭看農情

  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西吉縣縣委常委、副縣長張哲很忙。

  “現在距離脫貧攻堅倒計時只剩170多天,西吉縣各級干部分秒必爭。從年初疫情防控工作開始,我們所有干部已經開啟‘5+2’‘白加黑’工作模式,真正做到領導苦抓、干部苦幫、群眾苦干。”他告訴記者。

  西吉縣是寧夏唯一未摘帽貧困縣。截至2019年底,還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575戶4340人尚未脫貧。新冠肺炎疫情帶來新挑戰,使得西吉脫貧攻堅任務更艱巨。在張哲看來,此時能不能以高度政治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迎難而上、攻城拔寨,攻下最后堡壘,關乎最終決戰勝利。

  張哲今年35歲,是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上海飛機客戶服務有限公司綜合保障部副部長。2018年,他到西吉掛職縣委常委、副縣長,立足西吉這方紅色熱土,將長征精神與“永不放棄”的大飛機創業精神有機結合,彰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奮斗底色。

  2020年6月8日至1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寧夏回族自治區考察,就統籌推進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加強生態環境保護、推動民族團結進步進行調研。習近平強調,要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對標“兩不愁三保障”,瞄準突出問題和薄弱環節,一鼓作氣、盡銳出戰,確保如期實現脫貧目標。

  2016年,習近平考察寧夏時指出,“就像六盤山是當年紅軍長征要翻越的最后一座高山一樣,只有翻越了這座山,扶貧開發的萬里長征才能取得最后勝利”。

  如今,在脫貧攻堅決戰決勝關鍵時刻,張哲正與西吉縣所有干部群眾凝心聚力、盡銳出戰,翻越脫貧路上的六盤山。

  奔赴“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

  “西海固苦瘠甲天下。”這是包括西吉縣在內寧夏南部貧困山區給人們留下的歷史記憶。西海固,是寧夏固原市原州區、西吉縣、涇源縣、彭陽縣、隆德縣,吳忠市鹽池縣、同心縣,中衛市海原縣等8個國家級貧困縣統稱。這個聽名字就令人感覺蒼茫、熾烈又堅硬的地方,自1972年起就被聯合國糧食開發署確定為“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之一”。

  這里是中國扶貧歷史起點。

  自1982年甘肅河西、定西和寧夏西海固(簡稱“三西”地區)開始扶貧開發后,國家層面有組織有計劃大規模扶貧行動逐漸啟動。位于寧夏南部山區六盤山西麓西吉縣,則是西海固地區最貧瘠縣區之一。

  “西吉是民族老區、革命老區、六盤山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和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屬于黃土丘陵地帶,降雨量貧乏,極度缺水,土地貧瘠,加上貧困人口基數大,所以貧困程度很深。”張哲向記者介紹。2012年建檔立卡時,全縣共有貧困村238個,占寧夏貧困村總數五分之一,全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5.5萬人,占固原全市近40%。“可以說是貧中之貧,堅中之堅,”張哲說,“只要西吉脫貧,固原就脫貧;固原脫貧,寧夏就脫貧”。

  自2012年起,中國商飛公司全面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把定點幫扶寧夏西吉縣作為重要政治任務。“公司成立由黨委書記、董事長擔任組長的定點扶貧工作領導小組,公司領導親力親為,靠前指揮,帶動公司各級干部深入脫貧攻堅第一線,推動各扶貧項目落實落地。”張哲介紹,自中央脫貧攻堅號角吹響以來,中國商飛公司先后選派2名扶貧掛職干部、3名駐村第一書記、35名大飛機支教團、3個基層黨總支部盡銳出戰,經過各方努力,如今西吉縣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34.4%降至0.95%。為解決掛職人員的后顧之憂,商飛公司還專門出臺了《定點扶貧掛職干部管理辦法》,從各個方面考慮掛職人員的需求,在制度上保障了掛職人員的工作生活。“掛職期間,公司工會也常常關心關愛我們的家人,讓我們能夠心無旁騖投身扶貧一線戰場。”張哲說。

  2018年7月,張哲赴西吉擔任縣委常委、副縣長,他一直希望能夠“參與到脫貧攻堅這項偉大歷史工程,貢獻一份力量”,初次踏上西吉熱土,第一印象是“比自己想象中好多了”。

  “之前從資料看,覺得這個地方全是荒涼黃土,千山萬壑,但是當飛機降落時,從飛機上往下看,能看到一些讓人欣喜的綠色。西吉通過多年努力,封山禁牧、植樹造林、復墾復綠,生態環境得到一定恢復,包括水、路等基礎設施和生態條件也得到很大改善。”

  曾經充滿焦渴與掙扎的黃土地,因為這些新綠而展現出希望,也堅定了張哲扶貧信心。

  老百姓們“兩不愁”“三保障”問題已得到基本解決,現在進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階段。“通過歷年探索和積累,我們在西吉縣設立西坪村、火家溝村等大飛機示范村,提煉開發式扶貧加保障式扶貧總體定點扶貧思路,形成以資金保障為基礎、產業鏈帶動為目標的扶貧格局,”張哲說,“面對脫貧攻堅最后堡壘,我們鉚足干勁、韌勁、狠勁,拿出過硬舉措,全力以赴助力西吉縣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小艾草變為大產業

  6月西吉,昔日荒山已被一片片艾草所覆蓋,空氣里彌漫著獨特藥香,村民們熱火朝天收割艾草。這一株株小小的艾草,將從田間到車間,從工廠到市場,變為艾貼、艾枕、艾條、沐浴包、足浴包等產品銷售到全國各地。

  將小艾草變為大產業,是張哲來到西吉縣開展的第一項扶貧措施。“產業發展是脫貧致富根本之策,”張哲說,“要精心謀劃產業發展藍圖,不斷增強當地老百姓脫貧攻堅內生動力”。

  經過調研,張哲發現,人們健康意識逐漸增強,縣上有一家艾草產品龍頭企業,近年來銷量可觀,中國商飛公司也援建相應的艾草加工車間,但由于缺乏大規模原材料種植地,大量原材料需要從外面引進。是否可以在縣里打造艾草基地,形成種植、加工、銷售于一體的艾草產業?他多次邀請寧夏農科院、福建農科院等專家反復論證,成功將艾草產業納入西吉縣產業發展規劃。

  然而,新興產業推進受到質疑。

  西吉有三寶:洋芋、土豆、馬鈴薯。張哲說,馬鈴薯適宜旱地種植,曾是西吉人民救命的“土疙瘩”,養活這里世世代代的貧苦人,老鄉們對馬鈴薯這種傳統產業感情很深。

  近年來除了馬鈴薯產業,西吉縣積極探索并發展草畜產業及冷涼蔬菜、小秋雜糧等特色產業,均產生良好效益,但提起艾草這種特色作物,老鄉們還是有疑惑:“我們種這個,不能吃不能用,萬一沒有人收怎么辦?”

  “老鄉們最實在,我們就要給他們解決最實在的問題。”經過長時間鉆研艾草產業,張哲成了一名“艾草專家”:與馬鈴薯、小秋雜糧等一種一收農作物不同,艾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極易繁衍生長,大概兩年左右就能達到預期生長密度,保證產量,并能繼續分耕擴展種植面積,屬于一次投入多年受益。

  他為老百姓算筆賬:“經過我們認真核算,刨掉人工、種子、化肥等成本,每畝馬鈴薯預期收益大約300元,小秋雜糧400至500元,青貯玉米500至600元,而艾草達到預期的每畝地2800株標準,老百姓能獲得約1200元純收入。”

  這極大鼓舞了村民積極性。張哲在西坪村、火家溝村推廣艾草種植和育苗基地1000余畝,并在荒山上開墾荒地鼓勵村民播種艾草以定點扶貧資金和農戶自籌資金共同注入合作社方式作為項目啟動資金,村民以土地資源入股村集體經濟合作社,收益后合作社與農戶按比例分成,達到村集體經濟與建檔立卡貧困戶雙增收目的,實現“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在彌補原材料短板基礎上,逐步構建從種植、加工到銷售的艾草全產業鏈體系。

  隨著各種農產品種植面積不斷擴大,為降低人工成本,提高農業現代化水平,中國商飛公司采購一批農機設備,建成將臺堡鎮農機服務站。

  “我們將大飛機示范村農機設備以固定資產入股,委托專業化合作社運營,降低農機設備維護和運營成本,提升農機設備使用效率和標準化作業水平,盈利按照設備入股比例分紅,實現民營、民管、民受益。”張哲說。

  中國商飛公司還在將臺堡鎮甘岔村投資建成村級光伏扶貧電站,有效運行期為25年,測算每年可為村集體增加收入19萬元以上,并通過設置公益性崗位和臨時困難救助等方式增加貧困群眾收入、降低返貧風險,夯實脫貧攻堅成果。

  “孩子們眼睛里有光了”

  2019年初,固原六盤山機場,三十幾名參加西吉優秀青少年冬令營的貧困中小學生,在團長張哲帶領下,要赴中國商飛北研中心參觀學習。

  路線是張哲專門設計,“我們先從固原去天津,讓孩子們感受一下飛上天空的高度,再從天津坐高鐵到北京,讓他們切身感受中國高鐵速度”。

  西吉優秀青少年夏(冬)令營作為中國商飛公司教育扶貧品牌項目,已經連續舉辦7年,資助200多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學生走進上海和北京,走近大飛機文化,為孩子們科學夢想插上雙翼。

  那次行程中,有一個場景深深觸動張哲內心。高鐵到達北京南站,孩子們排成一隊從站口出來,都沒有到過大城市,眼神中有些好奇,更有些緊張不安。當時正值寒假,也有別的孩子來北京參加冬令營活動,有一輛大巴車下來很多城市孩子,統一服裝光鮮亮麗,每人拉一個28寸行李箱,嬉嬉鬧鬧。“而我們的孩子,穿著舊衣服,背著舊書包,里面放一點干糧,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特別守規矩地往前走”。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張哲看到這一幕很心疼,更感受到教育扶貧的意義。“孩子們沒辦法選擇出生地,他們就生長在相對貧困地方,我們的責任就是通過努力讓他們見識到更廣闊世界,讓他們心中擁有夢想”。

  到北研中心之后,孩子們洗去風塵,換上中心為他們準備的嶄新沖鋒衣,背上新書包去參觀航空科技館,體驗模擬飛行,了解大飛機構造,還去天安門、故宮等地……冬令營結束回程時,張哲驚喜地感到“孩子們眼睛里有光了”。

  “我們希望通過西吉優秀青少年夏(冬)令營平臺,讓學生開拓視野、增強本領、樹立信心,進而阻隔貧困代際傳遞,達到志智雙扶效果。”張哲說。

  兩年來,中國商飛公司組建“大飛機支教團”,累計招募派遣35名支教隊員,先后奔赴西吉縣5所中學支教。為提升鄉村英語教學水平,中國商飛公司連續三年舉辦英語教師特訓營,邀請上海知名院校英語教學專家授課,累計培訓100余名英語教師。在將臺堡鎮設立大飛機助學金,為家庭困難、品學兼優本科生提供資助。

  在張哲看來,志智雙扶除了依托教育手段,還要發揮文化在脫貧攻堅事業中的作用。“精準扶貧,需要教育和文化相結合,切實提高貧困群眾思想文化素質和科學技術水平,幫助他們積極改善生產生活條件,推動貧困地區經濟發展”。

  近年來,中國商飛公司基于航空產業背景優勢,融文化、教育、科普為一體,完成“大飛機航空博物館”布展,搭建了解國產民機歷史和學習航空知識平臺,積極打造西吉縣航空科普教育基地。結合縣域傳統工藝項目和公司工業旅游產品需求,立足西吉縣文創產業園,將航空元素融入本地手工藝品,開發大飛機文創產品,拓展西吉縣輕工業和工藝制品種類及銷售渠道。

  “我們還在美麗鄉村龍王壩掛牌建立員工療休養基地,2019年組織8批次團隊赴龍王壩療休養。通過助力發展紅色旅游,龍王壩提高經濟發展水平,輻射帶動農民脫貧致富。”張哲說。

  

  張哲(中)在鄉親家中走訪

 

  “生命共同體”

  八年來,中國商飛公司堅持推動脫貧攻堅責任落實、政策落實、工作落實“三落實”,公司上下形成兩級聯動、責任明晰、合力攻堅的大扶貧格局。廣大黨員干部都把西吉脫貧攻堅當作自己的“家事”,把貧困群眾視為“家人”,一項一項推進政策落實,一個一個解決發展難題,既全面落實中央各項要求,又充分結合公司發展和西吉縣實際。

  中國商飛公司動員干部職工、產業鏈合作伙伴等社會力量,發揮各方資源優勢,共建大飛機“生命共同體”,投入到西吉縣脫貧攻堅。受疫情影響,今年西吉縣工業園區多家服裝企業海外訂單大幅縮減。為穩定貧困戶就業,公司所屬各單位全部將員工工裝向園區服裝企業定向采購,確認訂單數突破一萬件,有效幫助企業緩解訂單空缺困難。

  中國商飛公司工會聯合農業銀行和建設銀行等金融機構,搭建消費扶貧電商平臺,融合公益理念、市場力量、商業模式、互聯網技術,打通貧困地區農副產品外銷通道,整合企業員工和產業鏈供應商購買力,有效解決當地部分農副產品滯銷問題。“在加大公司集中采購力度基礎上,我們打造將臺堡鎮電商平臺,探索‘電商平臺+農產品直銷點’電子商務綜合服務模式,減少銷售等流通環節,提高農村合作社和建檔立卡貧困戶收入占比,通過培育本土電商人才,提升減貧帶貧效益,建立消費扶貧長效機制。”張哲說。

  針對基層醫療資源短板和群眾健康觀念薄弱問題,張哲牽頭實施縣鄉村三級醫療衛生人員培訓和鄉鎮衛生院醫療設備援助項目,利用上海優質醫療資源,建立溝通交流平臺,通過集中培訓和遠程診療等模式,實現防治結合、關口前移,不斷提高西吉縣醫療衛生水平,降低因病致貧和因病返貧風險。

  為增強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中國商飛公司黨群工作部精選設計研發中心、總裝制造中心和北研中心三個“燈塔黨支部”與西吉縣貧困村開展結對共建活動?;顒悠陂g,張哲聯系對接光大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圍繞“村級聯盟”發展模式、強化基層黨員干部教育培訓和加強黨內激勵關懷幫扶等方面,引進專項幫扶資金150萬元,并安排部分鄉鎮干部、駐村第一書記、致富帶頭人,赴江浙滬開展脫貧攻堅、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理論和實踐培訓。

  張哲來到西吉已兩年,他說自己很榮幸能夠通過定點幫扶平臺來到地方掛職鍛煉,融入脫貧攻堅歷史大潮,從一個大飛機事業奮斗者轉變為參與地方治理的人民公仆,“脫貧攻堅進入倒計時,時不我待,只爭朝夕,要為定點幫扶工作站好最后一班崗,為西吉縣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力量”。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追求幸福美好新生活的起點,也是中國商飛公司和西吉縣心手相牽,締結友誼的新起點、共同奮進的新起點。接下來,中國商飛公司將堅持“扶貧政策不變、扶持力度不減、幫扶隊伍不散”的原則,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的精準銜接、協調推進、融合推進,全面推動西吉鄉村振興。

  [本文刊于《中華兒女》雜志2020年第18期]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